人鱼之灾 9(韩张 全职架空 人鱼paro)

9 离岛


回去的路上,我问韩文清,“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鱼吗?” 

韩文清不置可否,说了句,“没见过。” 

“没见过是信还是不信?” 

他突然停下看我,那认真的样子令我有种脸上写了字的错觉。 

我下意识的擦了下脸,听见他说,“难道你见过?”

 “见过图腾,就刻在我老家的石柱上,但是没见过活的。”

 “什么样子?” 

“人身鱼尾,张牙舞爪的。”那人鱼的样子,我想都不用想就能形容给他听,我对其印象之深刻,可以细致到每一处鳞片的形态。 

韩文清听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如果真的存在活的人鱼,我也想见见。” 

“是啊,谁不想呢?”我自言自语着,却在内心补充道,想见又怕见。 


在山洞内侧转了一大圈,耗费了不少时间,回到洞口时雨势已有了明显的减弱,看来距离雨停也不远了。 

我找韩文清商量砍树造筏的事情,结果根本不用我出力,他一个人就把一个可以完全容纳两人的小木筏做好了。 

我对着那木筏一阵祈祷,白色的圣光将其沐浴了一遍又一遍,别的不求,只愿离开时别再遇上那海怪了。 

祝福完,我进入冥想状态,韩文清则在一边练拳,反反复复、不厌其烦。直至我冥想完毕,他依然在重复之前的动作。 

他练的十分专心,似乎前方一步之内就有假想敌,那拳打出去虎虎生风,招招都带着煞气,而他则浑然忘我。我在边上看了一会儿,越发觉得这时的他英姿威武,全身散发着一种自成一格的霸气。不由得萌生出组个队的想法。

 “你之后打算去哪里?” 

韩文清看着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但也是个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主,我这一问,他便停了动作,回应我说,“没有目的地,跟着感觉走。” 

这回答也不是特别出乎我意料。 

我说,“我原计划是一路往南,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咱们暂时组个队。” 

“我独来独往惯了,组队可能不太方便。” 

这样啊,虽然觉得可惜但既然人家不方便那就算了,我表示没关系。 

做完木筏的当天,由于天色已晚我们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回到山洞里打算再住一晚明天一早再离开。 

可是后来,当我醒来的时候却不见韩文清,我在洞里等了他好一会儿都没见人影,想着这厮是否先一步去海边准备了,结果到了海边也不见他。那木筏还在原来的地方,我站在木筏边等到日上三竿,在心里设想了很多种他凭空消失的可能性,觉得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另造了一个木筏自己先走了。 

为了求证我的设想,我又回到了昨日砍树的地方,细数了砍掉的树木的数量,的确发觉很大一部分对不上,至此,我终于能确定这个家伙自己另造了木筏不告而别了。 

虽不至于十分生气,但对此我也有隐隐的不快,喜欢独来独往没关系,但招呼都不打一声这就不够厚道了吧。 

我白等了一上午,抱着满腹牢骚离开,但船至海中央,那座无人岛在我视线中越来越小、小到微不可见时,我望着竹筏宽大的空间,那一点点怨气又转化为一肚子疑惑,他何必呢?

评论
热度(6)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