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之灾 8(全职高手架空向 韩张)

8 洞中的探索与发现(下)

我一路胡想,不知不觉耳边竟有了流水的声音。

顺着这条通道,我们最后抵达了一个宽阔的岩洞,岩洞顶上有不少缝,透着散光。光线像纸片一样薄,一层又一层,层层叠叠交错在眼前。 

先前通道里漆黑一片,我搓了个光球悬空充当照明,此刻骤现自然光,反而有些看不清了。于是我收起光球四下一看,这才见一处石壁上有一条细长的水流从长着青苔的缝隙中流出,淌到地上形成一小片水洼,又从水洼另一侧的缝隙中流走。 

那只野兔子就在水洼边喝水。 

我想起韩文清刚才毫不犹疑选这条路的样子,心想他是嗅到了兔子的味道还是听见了流水的声音呢? 

此刻这家伙又去哪里了? 

我的视线被这流水吸引,没有一眼瞧见他,这会儿一看,他站在另一侧石壁前,一副面壁思过状,石壁上则有一些图形,不像天然形成的,而似人为刻上去的。 

我也来到那石壁前,“这是什么?” 

“不懂。”他说。 

这石壁上的图形,怎么说呢......这么就近一看,还真能确定就是人为刻上去的。我用手一摸,刻痕光滑显然有些年头,但这么长时间下来仍旧痕迹颇深,可见当初刻画的那个人得多大的力气。 

再看这图形本身,密密麻麻占据了大半个石壁,不规则但整体呈长条状,内容还挺多。 

我从最左侧开始看起,上面画了一个......应该是个人,有手有脚有脑袋,喝!还有尖尖的牙齿,脸还挺凶。

 “像不像你?”我玩笑似的对韩文清说,引来他一记瞪眼。 

小样,吓唬谁呢,我心想,又继续看那“画”。 

这个小人的右边有树,有山,还有小房子,好些个小房子。其中一幢门前有条河,这是个村庄嘛,我秒懂! 

再接下来,是很多人面对面分成两边站,一边是带着尖牙的那个,另一边则有十来个,有带着帽子的,拿着树枝的,背着东西的......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举着双手,不过有的五指分开,有的手里拿着东西。但不管是哪种,他们的两只手都高举过头。我一时没有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于是决定先不管他,看之后的。 

之后的图上,这个尖牙小人被其他人围成一圈,面前放满了食物。再然后,是太阳和月亮交替着排列。 

看到这里,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些画是有情节的。” 

韩文清就站在那些“太阳月亮”的正前方,他朝我点了点头,指着中间某处的尖牙小人说,“这个人,应该就是最左边的那个。” 

“我也这么理解。”我指着石壁上的画,手指的方向从左至右缓慢移动,“说的是个陌生人来到一个村子,受到了村民们的欢迎,他们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他,这后面的太阳月亮,应该指的是昼夜交替,表示这个陌生人在村子里住下了。” 

讲到这里,我忽然又想起了生我养我的村子,那个依山傍水、遗世独立的偏远部落。我活到这个年纪已是离家数次,每次时间有长有短,短的才三五月,长的也就一两年,然而此回出门才三月有余,怎么就突然有种牵挂的感觉了?我思前想后努力寻找缘由,发现是内心深处多了一份负罪感,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以往出门再久,心里却有种随时能回去的安定感,但今次却是有家而回不得的无奈。 

因为那代表全村噩梦的人鱼就要苏醒了,我若要保命,就得离开村子,可是我走了,村里的其他人怎么办?人鱼大人会不会一怒之下把整个村毁了?答案是不知道,但即使我没走,那么人鱼知道了自己的未婚妻、或者说祭品是个男人,又会怎么样?会不会一怒之下还是把村子毁了?答案还是不知道。爷爷说,既然横竖都要完蛋,何必还要赔上一个你呢? 所以,我怀揣着这个秘密走了,村民们不知道人鱼要醒,他们连我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他们仍旧像以往一样,毕恭毕敬地送我离开。 人都是自私的,爷爷希望我能活下来,毕竟我们老张家就我这一脉,如果我是他,我也会这么做。但作为我本人来讲,不论去到哪里,这一份深重的负罪感都如影随形,且随时间的推移早已深入骨髓。 

所以我从答应要走的那一刻起就下定决心,我必定要找到破解的方法,一个能让所有人都不必死的方案。 

最强医者,并不仅仅是在医学上治病救人,我要从根本上切断我张氏一族与人鱼的联系,让这荒唐可悲的宿命彻底扭转。 

我陷入沉思,直至听到韩文清叫我的名字才反应过来。 

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他已经抓住了那只兔子,兔子的耳朵被拎着,身体还在不安分的挣扎。 

“我刚才怎么叫你都没反应,你......”他顿了顿,用更低沉的嗓音问到,“你还好吧。” 

“没事,我们回去吧。”我说,“这幅图,让我想起了我的家乡而已。”

----------------

ps 码这段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逗比新梗,我要去撸一撸!

评论
热度(3)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