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之灾 6(韩张同人,全职高手架空向)

张新杰第一人称,不喜慎入。

---------------------------

6 谜一般的男子

当晚我给自己和他都上了药,我们又都伤重不便于行动,于是在沙滩上背对着背睡了一宿。我们各自睡下的时候,中间还隔了很大一块空当,醒来时,我却发现自己靠在他的背上,那坚实厚重的感觉,让我一整夜都以为自己靠在岩石上,只不过是一块有温度的岩石罢了。而且温度还很高,火热火热的,与那冷冰冰的外表完全是两个极端。

我的面前是好大一摊身体挪动的痕迹,从起点算过来得有三四米,从昨晚睡下的方位来看,完全是我主动“贴”上去的,他应该一动没动。而且我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村子,躺在全村最豪华的一栋屋子里的最大的一张床上,舒服地蹭着墙。 由此可见,我不但贴上去,还蹭过了。

幸好我是个男的,否则该说不清了,我尴尬的想。

我这一醒不是睡到自然醒,而是被冻醒的,在这昼夜温差极大的地方,这几天差不多都是如此。我一身衣服早已破破烂烂,别说挡风,就是蔽体都勉强,能熬到这会儿没个感冒发烧之类的全凭一股不想死的信念了。当然,也好在没下过雨。

可这不下雨的日子毕竟是要到头的,我总不会一直这么好运,所以今天还得进岛,找个可以避雨的地方。

此刻天未亮,该是凌晨时分,韩文清还睡着,我闲来无事打量他,发觉他身体素质真不是盖的,我那一身还能叫破碎的衣服,他这一团连称作烂布都是赞美,可即便如此,这货依然睡的沉,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

也幸好他睡的深,否则......我一想到自己贴在他背上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可是不得不说,韩文清这厮的身材,无论从医学角度还是美学角度出发,都称得上标准,长相嘛其实还行,就是表情太严肃,要是换上我张某人的脸,那就更加完美了。

我经不住一个“人”横躺在我面前的诱惑,用手丈量起他身上肌肉的尺寸,闭上眼,脑中很自然的出现一架标准的人骨,而后是遍布其身的经络、血管、器官,透过我的双手,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副动态的人体结构图。

从这幅图里回味过来的时候,我却对上了韩文清的眼,而这里面,貌似有一种叫“怒气”的东西。 他一把掀开我的手,“你摸哪里?”

呃......不就是摸到了那里,我尴尬的甩甩手,心想生什么气啊,摸摸而已,又没有真的侵犯你。

“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他脸黑的可以,一字一句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面对他的质问,我面无改色,实话实说,“我闲来无事,用你的身体复习一下我学过的知识。”

他一愣,而后脸更黑了,一副要把我扔海里的样子,机警的我一看大事不妙,立刻补充说,“韩兄是这样的,我仰慕你的尺寸,用手证实一下,行不?”

“不行!”

“啊——”我扑通一下,扎进海里了,被扔出去的一刹那我悲愤交加,因为起来他这么做是没道理的,“韩文清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还说不想欠我人情——你说你会报答我——你说你会满足我一个要求,只要你能做到的都答应,现在老子就摸了一下,你,你把我扔海里,阿嚏......”

“阿嚏!阿嚏!阿嚏!”被捞起来以后,我连打三个喷嚏,最后一个直接对着他的正脸。

被我喷了一脸口水以后,他反而什么都没说,拎起我就往岛上走。虚脱如我,此时竟像拎小鸡一样被拎着,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先前提到过他体质特殊,复原能力惊人,一身比我还重的伤这会儿已经好了一大半。我“随”他进岛,路上颠簸,颠着颠着我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他背上。

你力气再大,我也是一大活人,手酸了吧哼哼哼!

我觉得被背着没有被拎着那么不堪,所以暗暗吐槽了一句,也就算了。过一会儿发觉还挺省力挺舒服,便多了一份观察周围的闲心来。

看四周植被茂盛,耳中除了林间鸟语,一点都听不到海浪或者海鸥的声音,显然我们已处在岛的深处。

“傍晚应该会下雨,得找个山洞。”韩文清可能感觉到我醒了,主动开口说话。

我虽说之前被他扔海里,但一想也不能全怪他,毕竟谁一觉睡醒遇到我那个行为都不会高兴的,要是个美女也就算了。此时我正舒服着,不由得多替他想了想,于是理解、体谅。

“确定会下雨?”我抬头看看天,阳光从茂密的枝叶中投射下来,想必日正当空。

“空气中的湿度不一样,我嗅得出。”他说。

嗅得出?你是动物吗?

“还有,我感觉会下雨。”

感觉?我闻言轻笑一声,韩文清脚步一缓,问我怎么了。

“没什么。”我说,“不知道你的感觉准不准,但我从来不相信感觉,反而你说的根据湿度的判断我比较感兴趣,这得需要多敏感。”

“我对此类天气变化的直觉一向很精准。”

好吧,如果直觉能准到值得依赖那也是一种实力,“我也想到要找个避雨的地方,看来我们想一块儿去了,不过我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只是觉得有可能下,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所以尽快找个能避雨的地方总没错,毕竟一时半会儿无法离开。”

“附近就有,不会远的。”韩文清说。

我四处看看,除了发现是在上坡,能推测出这是座山以外,并无任何预示这附近有山洞之类的迹象,“难道,这也是你的直觉?”我问韩文清。

“算是吧。”

他刚说完这句话,我拨开一层正好挡到脸的树叶,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山洞,那么清晰那么明白。

还没走几步,阳光也减弱了,云层的流动很快,大片的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袭来,树林子里更是枝叶翻飞,起风了。

一滴雨水落在韩文清的后颈,我从晶莹的水滴中看到自己佩服的表情,您这能力,要在我们村能把我饭碗给抢了。

评论
热度(3)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