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之灾 4

韩张 全职高手架空向 人鱼paro
ooc

--------------

4 先来个治疗
我列了一张长长的清单,将需要的东西逐一写下交给城主。不一会儿那小队长就换了一身便衣回来,通知说物资已备齐且先一步运到港口,让我们准备一下,尽快出发。
我让他别急,先把我需要的那些药材拿来。
小队长迟疑了一下,我指指韩文清说,“他受伤了,你们看不出来?”  
那小队长将视线移到韩文清身上,看了好几秒之后,说了句我去取药就离开了。
真是比我想象的还弱啊,我于内心感叹了一下,对韩文清说,“对了,你会游泳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怪我道,“别随便替人做决定。”
“这可是能最快出去的方法。”
“你以为这地方真能困得住我?”他声音一沉,空气都冷了三分。
“困不困的住你现在都还在这里,还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等会儿给你上点药,虽然不能很快痊愈但可以减轻痛苦。医者父母心,不用谢我。”
韩文清无语了一阵,突然问我到,“你怎么知道那人就是城主?”
“他穿的官袍紧巴巴的,看着并不合身,对比之下,脚上那双靴子过份精致且一点泥土都不沾,干净的就像从不出门一样,所以我猜他的官袍是临时借用,自报的身份有假。再看那个小队长对他的态度。要真如他所说自己受城主所托负责镇魔之事,那这魔物镇了好一阵非但没成功还使得形势越来越严峻。试问,一个心系全城安危的武官,哪里会待见一个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文官,还是个假官,更别说这样毕恭毕敬了,你说,我分析的对吗?”
“当我没问。”
“……”
小队长回来的很快,说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赶紧处理完赶紧出发。我说没问题,但出于保护伤员的隐私,希望他回避一下,别随便就进来。
我们商量完毕后,我来到韩文清身边,虽然他又说了一遍不需要,但我觉得他抗拒的程度不是很坚决,所以就当听不见,撸袖子直接上了。
我摊开手掌,掌心对着他念了一声“破”,原本透明的空气中出现了一层流动的彩色薄膜,随着我手掌的移动一点点褪去,而眼前的影像也发生了变化,韩文清原本完好的皮肤不见了,显露出它本来的样子——所有裸露在外的部分均有不同程度的溃烂,衣服半湿半干的贴在身上,湿的部分是被血水和脓液浸泡所致,干的地方也十分僵硬,显然同样浸过血……真正当得上体无完肤这四个字。
见多识广如我,在看见这幅景象之后也忍不住感叹一句,“真是造了什么孽啊你。”
韩文清不以为意,“死不了的。”
“有我在当然死不了。” 我碾碎那些药材铺在他溃烂较为严重的地方,施了个小治愈术,对他说半小时内先别动,等药渗透进去之后再遮一遮伤口,最好不要用先前的方式,太闷了好的慢。
交代完这些我便靠着墙坐下,闭上眼开始冥想,这是最快速恢复精神力的手段,虽然爷爷提醒过在村子以外的地方切不可这样做,因为冥想的时候,我注意不到周围的情况,若此时发生危险,就是大大的不妙。 不过这里尚且安全,可以为之。

当我神清气爽的起来时,韩文清竟然已经在活动手脚了,与之前那幅奄奄一息的模样相比,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那破烂衣裳也脱了,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只是那鱼鳞纹身居然比我印象中浅了很多。
“不是告诉过你别把伤口捂太严吗。”我脑海里回忆着初次见他以及之后在牢里刚见到他时那纹身的样子,两次的深浅程度也都不同,当时以为是室内外光线明暗不同的关系,怎么这会儿又变的不一样了?
我一边为这事感到奇怪,却又发现更不可思议的事,“你的伤怎么好的那么快?”
“不知道,一直都这样。”
“我差点以为你又用了障眼法的手段遮挡伤口。”果然是天赋异禀啊,这体质,要是能带回村子研究研究该多好。我激动的恨不得立马扑过去。
稳住、稳住!我告诉自己镇定一点,别吓到人家。但是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腿,一步步迈向韩文清……
“你们在干嘛?”一个声音忽然撞进我脑子里,我回头一看,是小队长站在门口。 再观之眼前,韩文清的脸近在咫尺,表情僵硬,嘴抿成一条线。
这个……客观看来,我把他给壁咚了。
我收回撑在墙壁上的手,一时不知道往哪里放,便借着推眼镜的动作来缓解尴尬。
那小队长咳嗽两声,问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可以启程了?那咳嗽太假,假的我更觉尴尬。
倒是韩文清异常沉稳,率先往外走,我赶紧跟上,脑子里却在为之前唐突的举动懊悔不已,张新杰啊你这是要干嘛,就算这副身体再特殊再珍稀,你也要把持住,别搞的跟没见过世面一样。我深吸两口气,继而忍不住又想,确实没见过啊啊啊啊啊……
我跟着那小队长一路急赶到达港口,被冷风吹了十多分钟后,头脑降温不少,再见韩文清跟个没事人一样,我对刚才那事也逐渐释然了。
码头边一组二十人组成的队伍已整装待发,看起来之前已经动员过了。我在小队长下令登船前拉住他,“把这些人都解散吧,留下两个会操纵船只的就行。”
“这怎么够?以往我们行动都是百人以上的。”
“百人?能回来几个?”我反问道,“拖后腿的有你一个就够了,去这么多,你们是送人头送上瘾了吗?”
那小队长无言以对,我接着说,“不能自保的人去也是白去,我不会耗费精力去救,你要是做不了决定,可以请示一下你那位城主大人。”
他思索一会儿,咬牙答应,“好,我只带两个人,但是你要最大程度保证他们的安全。”
我应允到,“只要他们不死。”
一切就绪后,我们一行五人便即刻起航。
可没想到的是,航行了几天几夜,那魔物却一直不出现,大海平静美好的仿佛前阵子的恐慌都是假的一样。 不知是我们运气太好始终没撞见还是那魔物已经离开这片海域,总之,在绕着港口及附近的海岸线来回了好几次以后,那小队长终于决定先收队,回到镇上再说。
之后我们又陆续出了几次海都一无所获,于是城主抱着尝试的心态在每日固定时刻恢复通航并请求我们择船同行,就这样连续几天依旧是毫无动静。
我被要求留在旅馆直至确定海怪真的已经不在了,并以此获得了额外的金钱报酬。这样又过去半个多月,我携巨款而走,与来时的两袖清风相比,真是阔绰的日子都不知道怎么过了。
而韩文清,那个与我萍水相逢的特殊体质的修行者,也已经消无声息的离开半个月了。

评论
热度(3)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