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叶小说本《三千昼夜三千海》试阅专用贴

*以下为试阅部分、也是小说的开头。
----------------------
记忆中,那时满世界都是飞舞的梧桐叶。
焦黄、干裂,薄弱到连树枝都栖不住的生命,聚集起来却成了挥不开的障碍,厚密地盖住视线。
漫天的金色织就了一张牢不可破的网,有少年单薄的背影在网的另一面时隐时现。
他站在枯叶铺就的大道上,那么的耀眼、又那么的遥远……


第一章

叶修睁开眼睛,眼中映入一片湛蓝的天空,海鸥挥着双翅从头顶掠过,云层正以看得见的速度在流动,额……其实行走的并不是云,而是身下的船。
一片阴影出现,骤然的不适令他眨了一下眼,再一看,是蓄了胡子的魏琛,吐着烟遮挡住他仰望天空的视线。
他一个鱼跃挺身从甲板上弹起,蹲着身子说,“一边呆着去,好大的烟味。”
“说的你自己不抽一样。”魏琛丢了根烟过去,蹲在他身旁。
叶修眼都没抬,接过烟便娴熟地点上,二话不说先享受起来。对这两人而言,在甲板上抽烟,多了一股海风的味道,自有一种难喻的舒爽、别样的过瘾……
方锐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叶修和魏琛面朝大海,并排蹲着,一边呼着烟一边闲聊,浑身上下从头发到脚趾无一不透着股邋遢而懒散的气息。这个画面,给人以一种错觉,就是他扎个马步双手一推,就能把他俩直接送海里去,但理智的方锐可不会这么做,他嘿嘿嘿笑着走过去,说,“你俩像是并排拉翔似的。”然后也蹲下。
“饭都快没吃了,还拉个屁!”魏琛说着,老脸上布满了与自身气质十分不符的忧郁。
“说到吃饭,我想我们真是遇到了史上最大的危机。”方锐说,“剩下的食物真的不多了。”
“还能坚持几天?”叶修问。
“两三天吧。”方锐挠挠头,他其实也不确定。
这时罗辑和包子走过来,罗辑听见他们的对话后说,“是2天,要是每人少吃三分之一,最多还能坚持3天半。”
“什么?还要少吃三分之一!已经每天只吃一顿了,再减下去,老夫的身体岂不是要退化到发育前了。”
“是谁把买口粮的钱拿去买烟了?你好意思说!”叶修讥到,“你个败家货,再嚷嚷丢你下海喂鱼。”
包子在旁观望了一会儿后也默默蹲下,此举转移了几人的注意力,顺便把魏琛从“被丢到海里喂鱼”的危机当中解救出来。
“我觉得这样好像母鸡孵蛋。”包子说,“不过几个月没吃到鸡了,肚子好饿……”
包子对鸡的怀念引起好大一阵共鸣,众人的肚子都咕噜噜叫了起来。
“海盗做到我们这种份上,也真是太耻辱了。”魏琛摸着肚子说。
回应他的居然又是一阵咕噜噜,咕噜噜……
“大丈夫能屈能伸,不过是少吃一两顿饭而已,”叶修说,“对了,烟还剩多少?”
众人扶额,连吐槽的力气都不想花在他身上,只有魏琛努努嘴,“就你手上剩下的这一截了。”
“什么?”叶修看着指间的烟,流露出复杂的情绪,他狠吸一口,掐了烟头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早就没法过了!”方锐说。
“是啊”包子说,“连鸡都吃不到。”
罗辑:“……”
“这样吧,通知大伙,今晚抢Boss去。”叶修长臂一挥,甲板上其余四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有猎猎飘扬的旗帜,狂傲地霸占住了视线的尽头。
那真是好大的Boss,众人心想。


几个小时过去之后,一轮圆月渐渐升上了天。
随着夜间气温的骤然下降,海面也逐渐漫起白雾,氤氲的雾气兜住了月光,将黑色的海水映衬的越发深沉,只在水雾稀薄的地方透出点点银光,随波浪起伏流动。
一艘小船在雾气里以极快的速度前进,如一把利剑将黑色的水面悄无声息地撕开。
叶修单膝跪在船头,手肘搭在抬起的膝盖上,看前方的旗帜从一块豆腐干大小变成了比人的身体还大的样子。
此刻无风,旗面垂成一条,但上头的图案他却是无比清晰。
主桅上最大的那一面——交叉的双剑在前,背后是伸展开的银色双翼,利剑斩断邪恶,双翼维护正义,这是象征着无上权威和荣耀的海上军队的标识。
船侧稍小一些的旗帜,则是黑、金、银色交织勾勒出的子弹图面,代表着驻扎此处海域的舰队——轮回。这也是整个海军中,装备最豪华、实力最强悍的舰队。
他们猫上的只是日常巡视的一小支舰队,远非整个轮回,但仅这一小支,也有数十条舰艇,为首的那艘,船身高阔,光是露出水面的部分,看起来也足足有四五层楼高。
越接近则越感觉自己的视线得往上看,叶修搓了搓脖子,对身后的魏琛等人说,“夸张吧,上面随便扔样东西下来,就能把我们这小舢板砸穿。”
“随便一个小队就豪华成这样,主舰那还得了啊。”方锐感慨。
“主舰啊……”叶修顿了顿,脑海中突然浮现一个人影,却迅速被他挥去,“总之,我一直信奉民不与官斗,就是这个道理。”
“那今天我们为什么要来?”包子说。
“因为我们穷,穷则变。”叶修正色道。
“拜托你有点儿文化!不懂的词语别乱用行不行。这里的穷,是指尽头,不是没钱。”魏琛得意地指出。
“难道我们不是没钱到了尽头?”包子说。
“……”
“你碰巧知道的吧,该不是以前也被人这么喷过?”方锐说。
“……”
“已经很近了,都收声吧,小心点。”叶修吩咐着,魏琛、包子和方锐齐齐闭口,屏着呼息把身子伏低,一时之间,这四个人的身形就都好像融入了夜色中一般,仿佛这船也变成了一艘空船,以接近飞的速度靠向轮回……


周泽楷走在走廊上,军靴扣得地板哒哒作响,一袭修身的短军装将其衬得十分英挺,两肩上的肩章在灯光下折射着熠熠生辉的光。
这位海军史上最年轻的上将、被大伙戏称为周队的轮回舰队总指挥,停在了一扇厚重的木门前。他曲起指节轻叩两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敞亮的会议室里,围坐着几位清一色身着海军制服的军官们,见周泽楷进门通通站了起来,其中一人朝他点点头,说了声,“你来啦”
周泽楷回以一声“嗯。”
跟周泽楷打招呼的江波涛副长对另外几人说,“那我们就开始吧。”
待大家重新坐下后,江波涛说,“我跟周队这次是秘密前来,消息暂不能外露,为的是抓住这个家伙……”说着一按遥控,众人前方的投影幕布上出现了一张通缉令。
君莫笑,男,悬赏金额五百万。
通缉令上只显示了这些,连个人像都没有,但在座几位却无人觉得诧异,只因这个叫做君莫笑的男人,跟他们的周队可说宿怨已久。
四年里数十次交手,互有胜负,好几次都差点抓住了却还是被他逃脱。
周泽楷是现今公认的海军第一人,能跟他打成平手已是极其强悍,何况屡屡在他眼皮子底下溜掉,还让他挂彩,甚至连对方的真面目都没见到过。
众军官一致觉得,这样的男人,悬赏五百亿都不为过,区区五百万,海军总司令部真是太小气。(远在千里之外的冯主席无辜躺枪,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周泽楷本人倒是不清楚众人心里的不忿,只是安静地听江波涛说,“有情报称他三四天前在附近海域出现过,所以我们立刻赶来,看看能不能碰上。”
“几天的时间,会不会已经离开了?”一个军官问。
江波涛想要接话,却见周泽楷睫毛上下颤动了一下,好似有话要说,便转而开口,“周队,你觉得呢?”
“……不会。”周泽楷好一阵沉默,接着说了两个字。
江波涛笑笑,“两周之前才被我们截了脏货,他们的补给不够,无法进行长距离航行,所以短时间之内,不会离开太远。”
几个与会的军官都是隶属轮回舰队底下的小分支,对于舰队的核心行动,也只是有所耳闻,而非亲身经历,此刻听江波涛无意提起,却觉得好像这事跟自己也有多大关系似的,顿时满脸放光,看向周泽楷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敬。
“我们绝不能给他们补给的时间,所以一定要趁此机会一举解决。”江波涛慢条斯理的说着,颇有种谈笑间樯橹飞灰湮灭的气场。
“是!”几个军官异口同声地应道,而带给大家如此信心的人——他们的上将大人,好一会儿后,才轻轻的跟着呵呵了一下。


叶修几人在附近潜伏了许久,揪准瞭望台上军士换班的时刻,动作利索地攀上了舰艇。上去之后,他们又各自找了可以藏身的角落猫了起来,他关照道,“这么顺利,可能有诈,彼此多注意对方的身后。”
“会不会只是他们自己松懈?”魏琛探出头东张西望起来,但幅度又不敢太大,显得十分猥琐。
“轮回不会的。”叶修说,他感觉眼皮子突突地跳,似有不好的预感,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所以出言提醒。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他压下那异常的感觉,却更警惕地看着周围。
四下极静,有一队人向他们走来,脚步声显得尤为清晰,几人互相使了眼色,悄悄绕过,便朝着船舱探去。
行动之前,叶修已分析过这艘舰艇的基本情况,包括时速、火力、荷载、服役年限、各部件和内部结构等,听得魏琛等人一愣愣的。
“这些情报你哪里来的?”当时方锐忍不住问他。
“一个专门教这些东西的地方。”叶修说。
“还有这样的地方?”
“当然。”说这话的是魏琛,他摸着胡子,以卖弄的口吻说到,“据老夫所知,有一所学校……等等!我靠!”说到一半魏琛大叫一声,惊恐地看着叶修,“你说的地方不会也是荣耀海军学院吧。”
叶修点头,“你知道的不少嘛,继续呀。”
他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嘴里却继续道,“那是个极其牛X的地方,现役的海军高级军官,无一不是从那里毕业的,就算不是那所学校出来的,军衔到了一定级别,也得回去深造一下,否则别想再往上爬……怎么你还潜入过那儿?”魏琛说着说着又去问叶修。
“我干嘛要潜进去……”
“我想也是,你本事再大也只有一个人,那地方可不是想逛就逛的。”
魏琛以为叶修曾悄悄进去过,但一想又不太可能,海军精英们的摇篮,岂是他一个海盗能随意进出的,所以叶修前面的话很有可能胡诌瞎掰,本来这家伙十句里面就不知几句真假,胡扯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叶修耸耸肩,不置可否,魏琛他们当然不能想到,自己是正儿八经去上的学,所以不存在“潜进去”这一说,不过那也是老早以前的事了,无谓再提。
对轮回这支舰队的实力,早前的了解是一部分,这几年数度交手积累的经验也是一方面,叶修将这些加以整理,又跟大家说了一下,稍加准备便开展了行动。
他们的计划,上了船后分两路走,一路人埋伏在能源房,一路人找船上的补给处,确定位置后,由包子制造骚乱,方锐和魏琛切断电源,方锐汇合包子逃脱,叶修负责抢资源,魏琛则趁机混入军士中接应他。
很简单粗暴的办法,靠的是个人的应变和机动性,也需要互相之间的默契配合,除却他们以外,这世上不会有哪个海盗能嚣张到连海军的储备也敢下手。
即便对于叶修等人来讲,打劫轮回的舰艇,也无异于老虎嘴上拔毛的事,几个人虽表面上说说笑笑,心下却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守卫的军士们几步一岗,越往里越密集。
下到二层时,四人两两分散,魏琛和方锐摸去能源供给室,叶修则带着包子继续在这一层探索。
轮回的守备确实严密,他们一面要隐藏自己一面还要找目标,诚然叶修艺高人胆大,也不轻松。
“我去那边看看,你守这里,有人就比个手势。”叶修说着,同时比了个他们之间常用的手势。包子豪气地说,“老大你去吧,这里有我。”
他贴近一扇门,听了会儿觉得里面没人,便钻了进去。
里头一片漆黑,叶修推测是陈列室,当下就心想这要是主舰的陈列室该有多少宝贝,可惜啊……等双目适应了黑暗之后,他四处一扫,多是些照片啊奖状之类的,稍值点的也就是柜子里一个小小的水晶奖杯了。
展翅双翼形的底座之内,一枚黄金打造的子弹悬浮正中,弹头正指向自己……叶修不免内心一颤,接着想到,幸好那人不在这里,否则又免不了一番恶战。
他退出房间,示意包子继续往前。耳中却落入什么声音似得,还来不及细想,身体就先一步做出反应,直接朝旁一滚,躲入转角之后。
几乎同时,一排密集的子弹尾随而来,最后一枚恰好嵌入他藏身的墙角之上,距离鼻尖不过几厘米。
原来刚才听到的那一记声响正是手枪打开保险闸的声音,也亏的叶修反应极快,才能先一步躲过那排子弹。
此刻往地上一看,这一排弹孔排的笔直不说,每个的间距还都一样!
他无心多看,只粗略扫一眼,便集中注意力留心外面的动静。
包子已经不见踪影,不过他向来机敏,叶修猜他不是藏起来就是趁机溜了,也不过分担心,眼下更危急的显然是自己。
因为……周泽楷,他怎么会在这里?


意外归意外,眼下的情况却由不得叶修多想,枪声之下,四周居然没有动静,看来对方早有所准备……他一边盘算着怎么突破,同时扯出条方巾,把自己的脸给蒙上了。
周泽楷不给他一丝喘气的空当,直接提抢冲上,叶修背身甩出千机伞,伞面旋转着撑开,子弹在一阵噼噼啪啪声中四处弹射。挡下这一阵,他身子一矮转了个身也冲了过去。
他脚步飘忽,身形如鬼魅一般,周泽楷在他冲出来时就往后一退,拉开两步距离,举枪再射,子弹从荒火和碎霜两处枪口中同时喷泄而出,在他身遭布下了一张绵密的火力网。
叶修不退反进,动作快的仿佛瞬间移动一样往周泽楷贴去……
两人在狭窄的走道里斗的不可开交,四周居然仍没有动静,好像这条船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叶修心知这必然是轮回事先安排好的,此处狭长,不利包围,周泽楷一个人足够封锁自己的退路,估计现在甲板上已聚集了大量的海军士兵,等着周泽楷将自己逼出去。
“要来个瓮中捉鳖吗?”叶修笑着说,他手里千机伞一抖,伞尖处枪口洞开,嗒嗒嗒嗒射出一排子弹,这就与周泽楷对射起来。
用子弹限制对方的行动,不是只有周泽楷一人会,枪法嘛,自己也不差呀!
可枪形态的千机伞在周泽楷的双枪——右手荒火,左手碎霜面前,论火力实在有些不够看,叶修也没想着正面突破周泽楷的火力线,而朝后退的话,就算侥幸全身而退,也还不是空手而归?
他可不会白跑这一趟!叶修再度端起枪口作射击状,平举的枪形态千机伞却突地一变直接伸长成了矛。
周泽楷回以一阵爆射,知道君莫笑想借此过人,当机立断冲上去,谁知叶修连他的应对也算好了,竟不是想要突破,而是横向一拉,伞柄直接撞开陈列室的门,跳了进去。
一个密闭的房间,进去后还出的来吗?叶修这看似慌不择路的选择,让周泽楷有一瞬间的疑惑,但也只是一瞬间,十分之一秒都不到,他就追了上去。
迎面有什么东西飞来,骤然变暗的环境让周泽楷一时判断不清,只能让子弹去挡,于是砰地一声,发出玻璃被击碎的声音。更有一声较沉闷地声响,夹杂在玻璃碎裂的声音之中,来自于他的头顶。
中了!周泽楷的另一只手,此刻环过胸前,荒火枪口朝上指向他的背面。
“厉害。”叶修从门的上方落下,他手臂中了一枪,正向外汩汩流着血。周泽楷一怔,不是他身后长了眼睛,而是他进门时就防着叶修躲在门后,这一枪只为防守自己的背后,但刚才的袭击明明是正面过来的,怎么叶修又跑到身后去了?
还有一个人!他立刻想到了这一可能性,持枪的手腕刚有动作,只听到叶修说,“周队,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吗?”
回答叶修的是一阵子弹,但周泽楷还是分神了,扣动扳机的时间稍慢了些,就是这一丝机会,叶修反身跨出房间,并顺手带上了门。
门锁已被整个撞落,坚硬的锁头掉在地上,他用千机伞狠狠一敲,锁头又陷下去半分,凸出的不规则脚条直接把门给卡死了。
包子从另一处拐角出来,叶修朝他竖了个大拇指,这家伙并不在房间里,只是趁叶修和周泽楷打的不可开交时溜进去做了个小机关。
此刻身后已砰砰砰砰一阵枪响,叶修猜周泽楷不知道门哪里卡住,所以索性朝着门狂射,他立即汇合包子,说了句继续,两个人全速往下层跑去。
此时手臂受了抢伤,幸好子弹只是嵌在肉里,并不很深,于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不让血滴下来。
他对此类舰艇的构造很是熟悉,能用作库房的地方也就那么几处,逐一探察下来立即就找到了物资所在。
看着那一屋子的储备,他不免发出感叹,“有钱就是任性啊,巡个逻而已,还带着那么多东西,真想把这搜船直接开回去。”
正在装食物的包子闻言,两眼放光地问到,“要连船一起抢吗?那我还装不装?”
“装!快装!”叶修汗,抢船什么的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周泽楷是那么容易被丢进海里的吗?
“哦。”包子应声继续装货,叶修也在另一头埋头苦干,把需要的东西都搜刮的差不多后,叫来包子准备撤退。
“外面现在还没动静,老魏他们大概已经埋伏好了,等我们冲上甲板,就往船舷退,等一开战,能见水的全部丢下去,其余看情况。”叶修说。
“好嘞!”包子回到,语气里竟还透着一股子兴奋劲儿。
“那就走吧。”
“走!”


叶修在前面带路,包子紧跟其后,他们还是照原路返回,一路上没有碰见任何士兵,但叶修细细观察,发觉先前与周泽楷打斗过的地方略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不知道是周泽楷出来时随手破坏的,还是有别的人过来查看过。
“包子你先走,到楼梯口等我,别上去。”他说着停了下来,视线朝四处飘着。
“好。”包子大步跨过去,直朝楼梯口方向跑,不多会儿便回头等叶修下一步指示。
“丢个东西上去试探一下。”叶修说。
“没问题。”包子的执行力超绝,动作又干脆,叶修只听见“咻——”的一声,一枚手雷已从包子手中甩出,这货还扔的极其潇洒,看都不看……
“别……”叶修一惊,心说啥都可以就是别扔雷呀!可这时手雷已经炸开,轰地一下,让人感觉整条船都震了一震,也让叶修冷汗之余庆幸了一把,运气真好!这要不小心碰到墙壁给弹回来,光爆炸的气浪都可以把他俩给压扁了,而且他就那么随手一丢,跟投篮似的,不!这要比背身投篮进球都难得多的多……不过既然运气是站在他们这边,就机不可失了。
叶修骤然冲出,到达楼梯口时也向上丢了个手雷,这时上面已数声枪响,几十颗子弹往楼道里飞来,他提起千机伞对空开了一枪,掀起的气流将手雷的飞行轨迹又往前推了一推……
甲板上,轮回的士兵们已守了好一会儿,他们就等着君莫笑跟他的同伙出现,想不到等来的却是一枚手雷。手雷炸开后,训练有素的军士们朝楼梯口齐齐射击,又没想到,一颗手雷刚炸开,接着又一颗就跟着飞了出来,而且炸的位置比刚才那颗更靠近些,前排的军士瞬间就被气浪给推开了。
翻滚的浓烟之中似有什么东西冲了出来,但四周的士兵们已被这两枚手雷炸的有些零乱,只有周泽楷眼疾手快地迅速补上一枪,子弹破空而去,穿过混沌的浓烟撞上那个东西。
甲板上的人还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平地一记震动,赫然又是一颗手雷。
尼玛!!!赶在船舱里扔雷,你们是太蠢还是太自信啊?还一枚一枚又一枚!!!
这接二连三的雷居然轰的轮回的包围圈没了脾气,但周泽楷没有后退,他径直踏入火光中,对着楼梯便是一阵猛射。
叶修掐算着时间冲上楼梯,还未出去,周泽楷的子弹已到脚下。
“我要是再扔颗雷上来呢?多大仇啊,这么拼!”叶修喊着,边闪边退。
“抓你。”周泽楷说。
叶修真想吐血,但周泽楷是真敬业啊这没法怪人家,一想到这,他不禁又想起魏琛和方锐,这俩人怎么还没动作呢?他们这砰砰砰砰炸了好几颗雷了,就是冬眠也该震醒了吧……
他身上也还揣着不少东西,负重增加,手臂也受了伤,周泽楷这一通爆射,他闪避起来也有些吃力,无奈只好把搜刮来的东西一一抛出,他这一丢,轮回的士兵们以为他又扔手雷,下意识地就往后退。叶修鬼的很,哪里的包围出现松动,他立马朝那里补一枪,借势就冲,可周泽楷的攻击咬的很紧,他一时半会儿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深知久战不利,叶修只好再减负重,身上的东西直接就往四处扔,大多都掉进了海里,轮回的士兵们见到他白忙一场都面露得意,心想着连我们都敢劫,让你有来无回!
叶修面露疑惑,“你们高兴个什么劲,这些不都是你们的东西吗?”
“……”众士兵这才醒悟,怪不得他花那么大力气丢那么远,原来知道自己跑不掉,所以恶心他们,真是太可恶了!
“他故意的,太可恶了,干掉他。”有个士兵喊了一声,并开了一枪,子弹出膛,可惜撞在了一袋飞来的面粉上,顿时粉末四溅,将黑夜里本就不清晰的视线彻底搅模糊了。
叶修抓住这一瞬息的机会,脚一蹬便靠近船舷,还未落地便凌空一番直接跳了下去,扑通一声,水遁了,剩下轮回的众人目瞪口呆,这就……跑了?
“看来你老大不打算带你一起走了?”叶修跑了之后,江波涛剑指着包子的喉咙从楼梯处踏上来。
轮回众人还未从君莫笑逃走的惊愕中反应过来,见他们的副长这就逮住了一个海盗,一口提着的气稍稍松了松。可这气还没松完,突然四周一黑,整条船向下沉了沉,接着船上的信号灯、各种仪器灯相继熄灭,一看便是供电被切断了。
“船舱里还有人!”江波涛立刻喊道,手中的剑又向包子的喉咙靠近了一分。
“快下去看看。”某个士兵跟着说了声,就带头冲下了楼梯,有几个士兵跟了上去,还有几个有些犹豫,在获得了江波涛的首肯后也跑了下去。
一时之间,甲板上的人还余下三分之二,江波涛与周泽楷对视一眼,无奈地说,“还是让他给跑了。”
“嗯……”周泽楷盯着叶修跳下去的地方,目光中也露着遗憾,他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明明快抓到他了,却总在最后关头被摆脱掉,好像这次也是,他们有情报、有准备,正想抓君莫笑,他居然就自己送上门了,船舱里无意间撞见时,对方也险些猝不及防,为了有更高的胜算,他们索性集齐所有人守在唯一的出口处,可见这一次赢面有多大。可那又怎样?面对君莫笑这个男人,从来就没什么是万无一失的,不管你怎么准备,他都好像有后招似的,这种交手时的无力感让周泽楷不由得想到一个人,那个人……想他做什么!周泽楷强压住内心涌上的想法,一贯柔和的脸上竟出现了平时少见的表情。
周围的军士们见到后吓了一跳,周队这是在愤怒吗?他们面面相觑,最后觉得,肯定是君莫笑太卑鄙太不要脸,竟然丢下自己的同伴跑路了,这才让周队恼了。嗯!这样一想,很正常嘛……


因下到船舱的士兵们好一会儿都没上来,江波涛觉得事有蹊跷,又等了几分钟,突地意识到什么,故而脸色大变,“那个带头跑下去的人有问题。”
众士兵哗然,但良好的军纪让他们没有出现骚动,只是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江波涛又点了一拨人,亲自带着队下了船舱,包子则移交给了几个军官们看押。
周泽楷也发觉了不对劲,但他却往船舷处走去,士兵们自动向两边退开,让出一条路,他们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周泽楷,这个全轮回都引以为傲的队长,荣耀海军联盟最年轻的上将,此时握紧手中的枪,说了声,“他还在。”
枪响,子弹出膛,荒火咆哮的声音盖过了周泽楷的那句话,但他眼睛盯着的地方却弹出一个人,是君莫笑。
“好险好险,差点又被打到。”叶修翻身回到船上,一个箭步直接扎入人堆里,抡起千机伞朝包子那里杀去。
他身子灵活,速度着实快,周围的士兵根本不是对手,甲板上一时混乱不已,周泽楷几度想开枪,叶修的身前总有轮回的士兵挡住,他视野被限制,攻击不能及时到达,此刻场面竟然是叶修占了上风。
同时楼道里也有打斗声传来,轰轰几声,好像放炮,接着踉踉跄跄滚出来两个人,身穿海军服,蓬头垢面看不清脸,边滚边嚎了一嗓子,“副长他受伤了,快支援!”
本来已经有些混乱的场面,这下彻底乱了,几个高级军官们立刻放弃围攻君莫笑,朝楼道跑去,那可是他们轮回的副长啊,怎么可以在这条船上受伤呢?到时候追究起责任来,大家升职加薪还要不要了……这一想,简直细思恐极,什么君莫笑啊直接抛到脑后去了。
周泽楷心道不好,他在那两个可疑份子滚出来时就发现情况坏了,现在那几个军官往前一冲,轮回对君莫笑的包围彻底放空了。
“哎呀呀,这就走了吗?那我们也走了哦!”
周泽楷一瞅,左边,两个可疑份子已摸到船舷,右边,君莫笑也已拉着包子迅速朝船侧扑去。
举枪欲射,却有轮回的士兵被打飞过来,千钧一发之际,周泽楷朝旁一跃,侧身伏地对着船舷上一通爆射。子弹接二连三的喷出,却无一擦到轮回的士兵们,精准的击向船身。
叶修本已作势起跳,脚都离地了,却没有撑手借力的地方,他每每往外挪一分,子弹都先一步击中。
“那边两个不是离你更近嘛,为什么只打我?”叶修嚷嚷。
对面,已经翻出船体的魏琛和方锐后听到差点吐血,伴随着自由落体的姿势还回头喊道,“老叶你特么太不地道,有你这样的嘛嘛嘛嘛……”然后在嘛嘛嘛嘛的回声中,扑通扑通落海。
周泽楷的攻击依然不为所动的直指叶修,江波涛等人也上到甲板,他挥剑而至,剑气携带着劲风罩向叶修和包子,士兵们重新形成包围,两侧的路全被堵死。
叶修身后就是大海,只要有一丝机会能跳下去就行,但周泽楷强势而密集的攻击却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
船体坚固,要想吸引火力到固定一个点或者射穿一个口子也不太现实,眼看逃生的可能性变得极为渺茫,叶修只能强上,此时境地,能走一个是一个。他手中千机伞再生一变,倏地一矮身,让包子借力跳出去。
“老大,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包子留下一句煽情的话后,也干脆利落的扑通了,叶修连回头吐槽的空挡都没有,只好在心里暗骂了句牺牲你妹。
周泽楷得势不饶,荒火和碎霜的攻击愈发凶悍,另一边,江波涛横短剑天链守在叶修可能的退路上,形成二人夹击之势。
轮回的一众士兵们此刻都远远退开,以免影响到他们正副两位队长,此刻场面还真有些像是他们原先所计划的瓮中捉鳖,当然,是在忽略逃脱的那三人的情况下。
叶修臂上的伤口早已裂开,血渗了半条袖子不说,连脚下都是一滩滩地血迹。
江波涛见此情形游说道,“君莫笑,我劝你还是快投降,如果你还想要这条手臂的话。”
叶修惊讶,“我投降了你们就会放我走?那你早说呀。”
江波涛无语:“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装傻吗?子弹得快些取出来才行,早点束手就擒,我们就早些给你安排手术,起诉你的事情缓一缓再说,怎么样?”
“你说的没错,确实得速战速决,不然待会儿往海里一泡,这手可真得废了。”叶修呵呵笑着,语气轻松,一点儿都看不出此番同时对抗周泽楷和江波涛二人时左支右绌的样子。
江波涛抬手一剑劈过去,“嘴硬可没好处。”
叶修朝旁一让,也不知是否体力不支,脚下踩到一滩血渍,打了个小滑后竟没站住,露出一个空当。
周泽楷当即前冲,压下枪口,改射击为擒拿手,想生擒叶修。没想到叶修既没挡也没闪,而是伸出那只满是血污的手,直接扯下了蒙面的那块布。
“小周,别来无恙?”叶修苦笑着,看周泽楷那张帅到没天理的脸上一瞬间出现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他嘴唇翕动,好像念着“叶秋”这两个字,但到底说没说出口,叶修并没有听见。
在扯下面巾的同时,他已找准支点,此刻朝后一跃,整个人已经弹跳出去。这距离有点远啊,周泽楷叫没叫他的名字,谁听得见?
然而他却回到,“不是叶秋,是叶修,呵呵。”然后胸膛大开,正对着周泽楷向后落入海里。
那“扑通”一记落水的声音,则重重的打在周泽楷的胸口,使他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掉进海里的人,海水将他与周遭的一切都隔绝开,如同进入了另一个时空、一个虚无的世界,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只有叶秋的脸在不断后退着,任自己如何伸手去抓,都够不着。
突然四周枪声大作,周泽楷一回神,只见数不清的子弹朝海中射去,顿时水花翻腾,激起的层层叠浪中,还涤荡起一丝丝的暗色,不知是影子还是血。
“住手……都住手。”周泽楷颤抖地说。
士兵们放下枪,安静地看着这位队长,他们其实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位传奇般的人物,只知道他低调少言,而并不熟悉他的行为想法,所以对周泽楷的反应只当是被君莫笑的又一次逃脱气的不轻,只有江波涛皱了皱眉,默默走到周泽楷身侧,拍了拍他的肩说,“还有机会的,这次就先撤了吧。”
周泽楷似乎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这句话,他点点头,伸手压了压海军帽,隐去自己的面孔,即便江波涛站的位置离他十分之近,也看不清他此刻实际的表情。
“快看那边!”随着某个士兵的一声惊呼,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居然看到不远处,一艘破烂到随便一个浪打来就能散架的小船在海面上摇晃着出现。船尾吊着一张网,拖着水下的什么东西,朝远处荡去。
“原来他们是用这种办法把东西带回去。”江波涛说着,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不语,眼睛紧紧盯着小船上的某个人影,看他们一个起伏一个起伏地越来越远,直到整艘船消失在凌晨的薄雾中。

评论(2)
热度(34)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