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叶】三千昼夜三千海 27&28/5.5更新

*我们的目标,是本月完结~
*接上一条,好吧也有可能拖延到6月初,嘻嘻嘻。
*这一次大概不会特地去邀G图了,因为我想看看,仅仅凭着自己的文字,是否还能足够吸引人吧~
*计划是赶一赶7.11的魔都全职OL,虽说还有两个月,但是参与制作的亲友们都是上班狗~所以希望大家能为我们打气~
---------------------------------------
27
几日后,神出鬼没的侦查员莫凡带回来一个情报,又有一艘嘉世财团的货轮正驶入这片海域。
这一消息如同一阵强心剂,将懒散了好几日的海盗们刺激的精神抖擞、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跳上船去放肆一番。
为什么要这么说?
因为兴欣海盗团所在的这片海域离岸很远,附近环绕着众多岛屿,大的比如他们的那个海盗窝,也就是一天里可以走上一圈的大小,小的只露出海面一点点,涨潮的时候连个影儿都没有,这就形成了暗礁,暗礁与暗礁之间尽是漩涡,隔着老远就能看到,所以这片海域里几乎没有航线,途径的船只要么迷失方向误驶入此,要么胆大的渔民——此处远海,人迹罕至但物产丰饶,要么别有目的。
叶修他们的目标,就是这第三种。
世道艰难,海盗也不好当,这一处地方既环境凶险,便少有人管辖,他们正乐的自在,况且做这一行,本就是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虽然兴欣诸人刚脱离无产阶级,手头花销还可支撑一段时间,但嘉世财团这等肥肉可不是想盼就盼得来的,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一不小心扯远了,总之,兴欣的好汉们一想到仓库里安静躺着的金块,就觉得怎么也得再照顾一下陶老板的生意。
叶修担心周泽楷反对他们的行动,便想找个巧妙的时候告知他,不求他鼎力相助支持他们的事业,但求他不要固守海军思维跟大家对着干,谁知等啊等,都没等到什么好时机。
最后一咬牙,决定晚上做事的时候再透露,不是说那什么枕边风效果最佳吗!
于是叶船长信心满满地等到了天黑,屁颠屁颠地躺在床上,等待上校大人的临幸。
时针滴答而走,时间却在等待中显得尤为慢长,这几日养足了精神的叶修身体四处的感官尤其敏锐,周泽楷的脚一踏上梯子,他便听到了动静,特意翻了下身,踢开了被子一角,摆了个自以为撩人的姿势。
随着门被轻轻推开,有沁人的凉风趁势钻了进来,瞬间爬上了叶修的腿,先某人一步进行着肆意的抚摸。
“嗯哼~”面朝墙壁的叶船长“不经意”地轻呓一声,时机掌握的恰到好处。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周泽楷并没有如预计中的速度躺下、搂着他又摸又啃,而是坐到床沿,盯着叶修看了好一会儿,为他掖好被子,摁紧了四个被角,又起身出去了。
叶修在内心暗骂了一声靠,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难道是自己做得太刻意了?他回忆了一下刚才的作为,觉得是有一点儿做作,再重来一次他肯定做不出来……但再不济,也不至于恶心到周泽楷吧。
叶船长百思不得其解,但有一点儿是肯定的,就是他原本想借着办事的由头把行动透露给小周的方法是行不通了,如此便没其他办法,只好直接告诉他。
于是乎,叶修便本着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的想法去找周泽楷了。

28
人很容易就找到,周泽楷屈膝坐在兴欣号的甲板上,下巴枕着膝盖、侧头逗弄着一旁那只小雏鸟。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叶修,露出惊讶的神情来,想说什么但又没说,等叶修走近了才问,“你怎么醒了?”
看他的表情,似乎真以为自己刚才睡着了,叶修莫名地松一口气,有一种自己做了件很二的事情但没被人发现的庆幸感。他解释说这几天睡太多,不想睡了,现在精神好得很。
这也是事实。
周泽楷微笑,说了声哦,而后又玩起那只雏鸟来,叶修看他虽然唇角微扬,眉眼却带着一丝苦笑,似有抹不开的忧愁。这时观察那只鸟,发觉几日不见,竟然“壮大”了不少,这会儿眼睛也睁开了,围着周泽楷的手指,唧唧唧唧叫个不停。
“你给他吃什么养的这么好?”叶修问。
“鱼、虾。”周泽楷说,“剁碎了拌在一起,烧成米糊。”他说着便双手捧起那只鸟,举到叶修面前展示着。
“吃的这么讲究,还飞的起来吗?”叶修挑眉,也想去摸它,没想到被一只刚出生没几天的鸟嫌弃了一把,只见那双晶亮滚圆如黑豆子般的眼睛里射出了厌弃的精光。
叶修略一迟疑,结果被一只尖尖的鸟喙狠狠啄了一下。小家伙虽然才没几天大,但力气着实不小,被啄到的地方多少有些疼,而那只小肥鸟正得意洋洋地唧唧唧、唧唧唧……
莫名其妙受了一击的叶船长屈起指节弹了一下小家伙的肥肚子,谁知一下子就把它弹翻在甲板上,这下小肥鸟似乎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竟然一个鹞子翻身、以暴起的气势朝着……朝着周泽楷告状去了。
周泽楷呵呵笑着,这一笑倒是多了几分真心,对叶修说,“它好像很喜欢你。”于是也学着叶修的样子弹了它一下。这下可好,那只鸟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刺激,居然趴在地上装死,叶修虽十分鄙视它,但看看它、再看看周泽楷,突然觉得一道智慧的精光穿过自己的脑海,这个小家伙不喜欢自己,不会是因为周泽楷吧?
这想法一闪而过,他玩心一起,便在那只装死的肥鸟面前狠狠地亲了周泽楷一口。果不其然,小家伙怒目而瞪,而上将大人不明所以,烧红了一张脸将叶船长推倒在甲板上。
只一瞬间,叶修的后背便撞击在甲板上,瞳孔里映出了周泽楷那张帅脸,长长的刘海垂落下来,几乎碰到自己的脸颊。
周泽楷的眼神忧郁而迷离,一眨不眨地盯着叶修,四周充斥着海的味道和风的味道,每一样都是极好的催情剂,催动两人的唇越靠越近。
叶船长已然被“壁咚”习惯了,他十分自然的闭上眼,等待那丰厚而热烈的触感降临,想不到周泽楷再一次停下了,在距离叶修的唇很近很近的地方,近到两人呼出的气息都能融合到一起的地方,他却选择起身坐回到甲板上,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去了。
叶修好一阵失落,心里空荡荡的,像是一口闷掉了一大碗中药似的,从舌苔到心头都泛起阵阵苦涩。
他突然想起来,他们已经好几天都没做过了。
原本不曾注意到的事情,这一想起来,便一下子占据了他的整个脑回路,他们一向都奉行灵魂和肉体的双双契合,情到浓时来一发再正常不过,但此时回想周泽楷这几日的表现,竟然有点刻意自我压制的感觉,若他还病着那另当别论,可这会儿病都好了,不用那么辛苦吧……
叶修正想着,却听见周泽楷说,“我可能……要回去一趟。”
啊?叶修还没回过神来,周泽楷已经说完了,这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被叶修消化,他这才听出其中的意思,“回去?是指回舰队吗?”
“……嗯。”
“什么时候走?”
“天亮吧……”
好快啊,叶修下意识地抬头看天,其实这才入夜没多久,但他却觉得似乎下一刻就有太阳要穿过云层射过来一样,心生一丝莫名的恐慌和抗拒。
虽然周泽楷说的是“回去一趟”,但叶修总觉得他这一去,不见得还能出来,尤其见周泽楷毫不犹豫的点头,便更是觉得,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
今夜之前,他曾苦恼着该怎么对周泽楷说他们接下来的计划和行动,而今夜以后,估计他都不用说了,现实从另一个方面为他解决了这个难题,果决、麻利、却是毫不留情。
身体上的疏远,是否预示着灵魂也即将别离?
一个海军、一个海盗,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叶修感觉到了一种比之从前更为深沉的无力感,他从周泽楷的脸上也看到了,强颜欢笑的、一种无法扭转现实的无奈之情。
他猜想周泽楷大概也料到了,任性的事情有一次就够了,哪能一而再的做呢?
所以这一次,他们也许是真的要分开了。
夜还很长,离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对他们来讲却又很短,因为两人都知道,他们的时间也只剩这一夜了。
临到分别,竟然一夜都没什么话,叶修擦着他的千机伞,为第二天的行动做准备,周泽楷头枕着双臂,视线定格在叶修的身上。
感情到了一定的程度,你我即便静坐着,也是繁华。
海水拍了一夜的礁石,似乎永不知疲倦,夜的雾霭散去后,初生的新日在稀薄的空气中投下一屡屡柔和的金线。
周泽楷同兴欣众人打了招呼,独自驱船离开这座小岛。大家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每个人心下都知道他总有一天要离开,他们更介意的是叶修的反应。
叶修淡定地送走了周泽楷,立即钻入船舱开始制定晚上的行动计划,苏沐橙尾随而入,不一会儿便被缭绕的烟雾给熏了出来,她捏着鼻子笑眯眯地对大伙儿说没事的,不用担心,而后小心翼翼地为他关上门,轻手轻脚离去。
整整一白天,众人的生活又回复到从前,但又不似从前……

评论
热度(37)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