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叶】三千昼夜三千海 24&25/4.21更新

*春困体乏,尤其不想码字~
*给大家安利一个小说《苗疆蛊事》,一个字,长;两个字,好看;三个字,掉坑里~
-------------------------------

24
魏琛等人前面走着,想看看叶修和周泽楷在干什么,于是骤然转身,但只见两人虽然平行而走,中间却隔了老远,起码还能站进去两个人。而且他们一个看东一个看西,好像彼此没关系一样。他轻哫一口“此地无银!”悻悻然转身。
没走几步,又猛然回头,看到的还是如前面一般的画面。便念着“无趣、无趣。”走前头去了。
机敏的周叶二人松一口气,四目相视,又见一种无形的默契。然而这时包子突然回身看过来,“你们在玩‘我们都是木头人’的游戏吗?”
经他这么一说,大伙儿全都调了个头,视线集中在两人来不及松开的手上。
……
每个人都似乎听见了乌鸦飞过头顶的声音。
这一幕小插曲被大家很有默契地集体忽视掉了,没过多久他们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山谷里的河滩。
叶修对周泽楷说,你现在看到的这条河,完全是前阵子那场暴雨形成的,原先这里已经没有水源,只剩碎石铺就的河床,所以现在这一片波光粼粼的景象,着实少见,估计再过几个月,也就看不见了。
周泽楷走近河边,用眼睛、用耳朵、用身体各处的感官去体会叶修所描述的这一切,若不是叶修告诉他,他无法想象这么漂亮丰泽的湖泊几日前还是一堆干涸的碎石。
“常年漂泊在海上的人,很少有机会看到这样的景象,树林、山谷、河流,能同时入了你的眼。”叶修说。
“你更喜欢哪种画面?”周泽楷忽而转头问他。
诶?叶修楞了下,直到周泽楷继续说,“是这里还是海洋?”
他问的时候眼神往叶修处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又极其快速地看向面前的河,然而眸中那一抹异常的色彩却直直撞进叶修的心里,那漂亮的瞳孔里折射出有如被金子点缀过的光泽,却包含着一抹转瞬即逝的哀色。
这个问题似话中有话、意有所指,叶修一时之间难以理清,略感烦乱。这时只听见有人叫了声“快看!”
之后“砰”地一声枪响,却是周泽楷对着河里开了一枪,一条跃出水面的鱼被他揪准时机射翻了肚子,落入水中之后不久便又浮起,横尸在河面上。
整个过程也才一两秒,而叫他们快看的包子整句话都未说完,大家只依稀听见最后两个字是“……有鱼。”
此时周泽楷已经从容收枪,那鱼竟如献祭品似的随水波飘至他面前,尾部还在抽搐着。
众人不约而同地竖起了大拇指,朝着这位素有枪王之称的上将大人。
所谓的神乎其技,便是如此。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一回事,这种时候,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把自己代入其中——如果我是那条鱼。
这事儿不好想,细思恐极,兴欣的众人又不约而同的看了叶修一眼,为这位老人家的未来略略担忧着……
但这里的人也都不是吃素的,这事儿想想也就过去了,并不搁在心上。
之后大家又各显本事弄到了一些鱼,在河滩上用碎石围起了炉子当作烧烤架,魏琛、方锐和包子还用盐巴垒了个锅一样的东西,说要让周泽楷尝尝这里的特色。
陈果给他们一人一个爆栗,说你们还想玩啊,上次差点命都没了,怎么如此记吃不记打。
叶修一看他们拿出盐巴就知道他们想干嘛,苦笑地看着一脸好奇的周泽楷,问还记得刚才跟你提起过的掏鸟蛋吗?见周泽楷点头,他便又接着说,“把蛋放在用盐巴做成的锅里烤,简直人间美味。”
周泽楷倒是直接,马上问叶修是不是他俩去,叶修说是,走吧,两人随后便出发。

25
穿过重重密林,待眼前豁然开朗之后,便是悬崖边上了。
数不清的海鸟在头顶上盘旋,叶修观察一番,敲定了一条下行的路线。
因为是先往下,再朝上一点,所以第一步就是跳崖,他说,这一步千万小心,搞不好就是殉情了。
周泽楷呵呵笑着,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吓的叶修连忙扳过他的肩膀,一再叮嘱,终归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弱小的犹如蝼蚁,这回要干的事,要命还不至于,但会很狼狈,失足跌下去的话,那真是死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说完他见周泽楷郑重点头,才松开手放他下去。
两人相继跳到一块凸起的岩石上,说岩石也不太贴切,因为这落脚点小的可怜,如同一颗青春痘长在悬崖峭壁上,地上还很滑,尽是鸟屎。
而这时危险才刚刚开始,原本看着温和无害的海鸟们一见有人闯入巢穴附近,立刻低头俯冲,一只只都有如离弦之箭一般,瞬间便到达两人的身侧,周泽楷这才发现这些海鸟都大的出奇。虽然刚才站在崖顶时已估算过他们的大小,但此时一看,仍觉得超出自己的想象。
一双大翼振翅一挥便是一股气流,还挟带着股臊味儿,更别说几十只鸟将他们包围,他已经能预想到叶修所说的狼狈是怎么个意思了。
枪响,来自于海军上将周泽楷的荒火和碎霜,同时来自于恶名昭彰的海盗头子君莫笑的千机伞。
中了弹的海鸟立即跌往海里,还有的则往他们所站的地方砸了一下,带着一地尘土滚落下去,群鸟们一受惊吓,有些高高飞起不敢接近,但也离不远,在两人头顶上方打着转儿。
叶修说,趁现在赶紧找窝,拿了蛋就走,等它们回过神来就麻烦了。边说边收起千机伞,手脚并用地攀在崖壁上,朝上爬了不过几米,便收入一窝蛋,动作麻利经验老道,一看就是没少干过这事儿。
这期间周泽楷也没闲着,他射杀了一只企图袭击他们的鸟,获得鸟尸一具,这一幕押枪操作被叶修悉数收入眼中,使他不由得想起他们从前一起练枪时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当时只道是寻常。再想想,也许今日一起掏鸟蛋的乐趣也值得今后偶尔拿出来回忆一番吧。
周泽楷一瞅叶修掏到的蛋,数量不多但个顶个的大,立刻表现出强烈的挑战欲来,叶修心领神会,问他要不要试试,周泽楷当然愉快答应,两人便交换了位置,由叶修守在下面,他则横向攀岩到附近的崖壁去找有蛋的窝。
只是这回留守的叶修稍微惨了点,他怀揣着鸟蛋拉足了仇恨,加之先前被惊到的群鸟们已经回过神来,于是齐齐冲他们发起攻势。他最大的压力来自于保护周泽楷不受侵袭,还要确保之前掏到的蛋不碎掉,不可谓不辛苦。
好不容易挨到周泽楷回来,两人毫不留恋地迅速爬到崖顶,气都不喘一口地就往小树林里冲去。
直到跑出去一段路后,彼此对视一眼,才发现对方身上都是鸟毛、鸟屎。
周泽楷见叶修挑眉瞧着自己,十分不好意思,手忙脚乱地拍着衣服上的灰尘,与战斗时杀伐决断的形象有若天壤之别。
叶修浅笑着说,不过是些鸟毛而已,一点都影响不到上将大人的英姿,并伸手为他弹去身上的毛尘,拍着拍着,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搞得周泽楷大为窘迫。
两人稍作清理,叶修问周泽楷收获多少,拿出来看看都有些什么品种,周泽楷急忙拉开风衣的前襟,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蛋来。饶是叶修见多识广,此时也不由自主地“咦”了一声,这枚蛋瘦瘦长长,两头竟一般大,通体呈金黄色,看着一点儿都不像海鸟蛋。
“不会是蛇蛋吧。”叶修怀疑地说,周泽楷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即便是蛇蛋,这个头也忒大了点……
周泽楷将它递给叶修,二人琢磨了一番,最后决定不管是啥蛋,烤熟了能吃就行,只是叶修掂在手里,始终觉得这重量配不上这体积,晃了一晃,竟也不像内含液体的样子。他心中个怪异的想法刚要萌发,这蛋壳内就传来了一种细小的声音,“嗒”地一声敲击在蛋壳上。
这声响便印证了叶修心底的想法,之后又有同样的声音接连发出,直到蛋壳上破了一条缝,缝的中间被戳出个小孔,伸出一个尖锐的小点。
此一瞬间,叶修和周泽楷竟然都屏气凝神地看着它,这原本被当成美味食物的东西突然又回归到了孕育生命的本质上,散发出一种令人产生期待和希望的吸引力。
有点神圣。
那小点点,表面有一对极细小的孔,是个鸟喙。它动了动,像是想往前探探,无奈探不动,几次尝试之下竟然卡住了,令关注它的周叶二人一脑门黑线,不知道说什么好。
等了一会儿也没个进展,周泽楷只能将其再度收起,动作更加小心。
待回到河边,香气正四溢,一阵阵烤鱼香随风窜入鼻子,方锐和包子俨然化身为烧烤大师,尽心尽力地为人民服务。
叶修连忙献上他们的收获,跟周泽楷一起静待蛋熟的那一刻……
这一日午后,河滩边热闹非凡,一场随性而起的野餐持续了数个小时,饱餐后魏琛、方锐等人就地打起了盹儿,几个妹子们则结伴去附近的山林里摘些野菌,周泽楷独自坐在溪边,又端出那即将破壳的鸟蛋细细端详起来,那壳薄而透光、坚硬无比,一个小生命正在其中蠢蠢欲动。
掌心之中,勃勃生机。
叶修踱步而来,问这小家伙还未破壳吗?
嗯。周泽楷答着,却是聚精会神地盯着鸟蛋。
此刻蛋上的裂缝比先前粗了些,隐隐有裂开的趋势,两人四眼就这样瞪着它,听里头那不间断的笃笃笃的声音持续传来,直到周围的蛋壳不再能承受那力道,终于从缝中央塌陷下去……
一只毛绒绒的脑袋粘着湿哒哒的黏液颤抖着探出来,并不惊心动魄的场面,却叫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雏鸟还未睁眼,就已经张嘴唧唧唧地叫起来,周泽楷看向叶修,颇有些不知所措。
它应该是要吃东西吧。叶修说着,回应他的却是一双有些茫然的眼神,看来这位海军上将大人对此完全不懂得。
叶修去弄了些残余在鱼骨上的肉渣子来,小家伙凶悍的很,闻着味儿就囫囵吞了下去,而后又仰起脖子叽叽叽、叽叽叽……
他又剔了些骨上的剩肉,然而他喂多少,小家伙就吃多少,到后来那鸟肚子鼓的像是随时会撑破一样,吓得他俩都不敢再喂。
岛上太阳落的早,不一会儿便到了黄昏时分,兴欣众人回到船坞后就各自投入了各自的世界,周泽楷与叶修对着那只新生的小鸟纠结了一番,决定还是择日送它回原来的巢。
叶修看得出周泽楷很喜欢它,却不会养,是故有些失落,无声的逗弄着那小家伙。
直到晚间两人切磋,他情绪才有所好转。

评论(2)
热度(47)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