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绝对禁锢 试阅专供 2

*此贴仅供试阅,望大家多多支持
------------------------
再次见到闷油瓶是一周之后,阿念的结魄灯没有浪得虚名,那些小虫子在吸饱了血的气味之后,被封在真正的蜡中,作为孔明灯的燃料块一并被放上了天,当外层的蜡因燃烧而融化后,灯会落下,而蜡块中的虫子则成群飞走,去找张起灵。

只不过张起灵不是一般人,他的血跟杀虫剂效果似的,那些虫子找是找到了他,但不敢接近,好在阿念一掌握他的行踪就派了不少人去,终于一番交涉之后,把他带了回来。

吴邪的身体倒是没什么,毕竟那虫子也不吸血,只是闻闻味道,但伤还是有的,上半身的皮肤被戳的像个筛子似的,纵使张起灵千年寒冰脸看到了之后也变了数变,匆匆告别了阿念回杭州去了。

寒意虽还有,但天气毕竟蹦着春天而去。吴邪修养了几天,好了不少,美美的剥着小核桃,跟闷油瓶说着话。

“这次要不是阿念姐,我又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咱们过阵子得去一次,好好谢谢她。”

“嗯。”闷油瓶一脸酷相,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那眼神就跟吴邪剥小核桃的眼神似的。

“我说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别老是一声不吭就走了。难道要我次次都去麻烦人家?”

“嗯。”某人继续嗯着。

“今年的小核桃不错,女孩子应该都喜欢吧,等雨前龙井上市了,我得拿些最好的,阿念姐也爱喝茶。”

“嗯”。

吴邪翻了翻白眼,嗯一声是表示认可和赞同,嗯多了就是敷衍了,自己在跟他好好说话呢,这人怎么就那么敷衍。他一瞪闷油瓶,却发觉对方也正注视着自己,只不过眼神中赤裸裸写着饥饿,活像几天没吃饭的人看一只满身泛着油光的鸡,就差没有咽口水了。

作为一只泛着油光的鸡,吴邪还是有点危机意识的,“我去茶行先逛逛。”说着就想溜,却被闷油瓶长臂一舒,轻轻松松捞进怀里。

“我们好长时间没做了。”他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响起,好像敌军的战斗机往自家空投了炸弹,吴邪大惊,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躲。

“怎么好好的说起这个了?我……身体还没康复呢。”他苍白的辩解到。

“康复了,我检查过。”

“你什么时候检查的,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晚上你睡着的时候,我只是随手检查了一下,看得出来,恢复的很好。”

“随手?有多随手?”吴邪的脸上逐渐笼上一片阴影,怪不得自己一夜春梦,原来是这位大仙搞的鬼。

“我再亲手示范一遍不就行了?”说着已经开始动起手来……

评论
热度(1)

© 九梨 | Powered by LOFTER